广陵灯


―梦靥―

芥川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,疼痛如同潮水一般向他袭来,鼻腔里充斥着浓浓的血腥味儿,自己沉重的呼吸声伴随着耳鸣嗡嗡地在脑子里回响。

他听到了隐忍的呜咽声。

「樋口…?」

一双明亮的紫金色双眸对上了他的眼睛,清澈中倒映着担心和关切。

「芥川你终于醒了,伤口不要紧吧?」

芥川猛地醒过来,梦中的疼痛感消失了,只留下迷惑、惊慌、不知所措像影子般包围住他,坐起身,四周的一切都和睡前一模一样,一切都好好的。

怎么会做这样荒唐可笑的梦,这种事根本不可能发生。

一连三天,芥川都做着同样的梦,在梦中自己会从痛苦中睁开眼睛,听到自己的呼吸声,闻到自己血液的味道,然后从嘴里喊出樋口的名字,接着看到中岛敦。

自己肯定是疯了。







「芥川前辈,很抱歉在这个时候打扰你……」樋口的电话把刚睡下的芥川吵了起来。

「有任务了?」他淡淡地开口。

「是…是的。我马上开车去前辈那里……」

「不用了。把地址给我。」

「我马上就到了……」

「我一个人可以搞定。」

「可是……」

「把地址给我。」

「好吧。请千万要小心。」

「……」

「樋口。」在一阵短暂的沉默后芥川开了口。

「芥川前辈有什么事吗?」

「没事。我只是想叫一下你的名字。」说完芥川就挂了电话。










「咳…咳咳……」芥川一边咳嗽一边走进了昏暗的小巷子里。敌人似乎先有准备,在无边的夜里无声无息。芥川往前又走了几步,突然感到背后有一阵钻心的疼痛,踉踉跄跄地往后退了一步。

「啧。」

下一秒,罗生门从背后展开来,向着敌人的方向狠狠地刺去。但是疼痛蔓延开来,顺着背后一直到达心脏,剧烈的疼痛让芥川险些透不过气来。

「咳,是异能吗……」

「是的哦。」站在黑暗中的人开口道。

「不过很快就会结束了,你撑不过一分钟了。」接下来是一阵冷笑,像是死神的笑声般在空荡荡的巷子里回响着。

「我才不会就这么死了!太宰先生…太宰先生还没有认可我……」芥川恨恨地咬着牙,罗生门飞快地刺向人影。

「根本就不会有人认可你这样的人吧?你就是杀人的恶魔,无心之犬,像你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的到认可。」又是一阵冷笑。

芥川睁大眼睛,他的思路在疼痛的作用下变得混乱,罗生门漫无目的地在黑夜里划出一道道优美的弧线。

视线渐渐模糊,耳朵也听不了呼吸声了。








当芥川回复意识的时候,他听到了自己沉重的呼吸声,浑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不疼,大脑中回响着嗡嗡声。猛地,他想起了那个梦,可是他所感受到的疼痛比在梦中要真切千万倍。

不是梦吗……?

他睁开双眼,看到了一丝黄色的光芒。

「樋口……?」

「啊,芥川你终于醒了。再忍一忍,我送你去治疗。」这是芥川再熟悉不过的声音,人虎的声音。

「咳…你怎么会在这里…」芥川挣扎着坐起来,突然喉头一甜, 吐出一口鲜血。

「别急着坐起来啊」敦急切地伸出手,扶住芥川。

「把你的手拿开,除非你不想要手指头了。」

「……我只是觉得你动作那么大会撕裂伤口……」

「为什么救我?」

「救人不需要理由吧。」

「我可是敌对组织的。」

「现在是停战期间吧,再说我们不会那么斤斤计较……」

「你的意思是说我们跟斤斤计较咯。」

「我没那个意思……」

「但你的话里有这个意思。」

「为什么?」

「这是还人情。」

「你没有欠我人情。」

「如果没有你的话,我可能…还无法从过去的悲伤中逃离,没有你的话,我也不可能从组合手中救下横滨……」

我也一样啊。

芥川闭上眼睛,感到了一丝无奈。










那天晚上芥川做了一个新的梦。

太宰先生推开门,轻轻地将手搭在他的肩膀上,什么也没说。

他猛地醒来,感到心脏在兴奋地怦怦跳着,脸上僵硬的表情也柔和了许多。

这只是梦而已,他告诉自己,不会成真的。但是一连三天,他每晚都梦见了太宰先生把手搭在他的肩上。自己是疯了吧,太渴望太宰先生能够认可自己了。

第三天早晨,樋口打了电话过来。

「芥川前辈,听说你上次任务失手受伤了?不要紧吧……」

「住口。只说重要的事就好。」芥川冷冷地打断了她。

「是。又有新任务了。」










清晨的大街上处处弥漫着夜晚遗留下来的寒冷的味道,芥川轻轻地咳了几声。在他的正前方,有一个白色的人影,长出来的裤带在身后飘舞

「人虎。」芥川用冷淡的声音打招呼。